这根本就不需要拍摄者具备任何的演技,这个广告,只需要用精湛的拍摄手法,敏锐的意境感知,以及周密的后期剪辑就可以做成了。
 
    这让顾铮打算骚包一把,让周围的人惊讶于他精湛演技的计划,就这样的破产了。
 
    得了,既然是工作所需,那么咱们就好好的拍吧。
 
    ……
 
    灯光打起,导演到位,1,3,4号摄影机早早的架好,自己的经纪人与助理也端着马扎水瓶隐匿到了暗处,一切准备就绪,在导演一声‘开始’的提醒下,顾峥就开始依照剧本的要求动了起来。
 
    奔跑。
 
    只穿着运动短裤的顾峥,身上被涂上一层特殊的乳液,在拍摄用的灯光的映照下,散发着性感的光芒。
 
    让一旁负责道具的小妹,都不由的看痴了几分,抱着一大卷旁边剧场中所需要的道具,就这样直愣愣的撞在了一旁的路灯立柱上。
 
    “哈哈,顾峥,看不出来,你的魅力还挺大的啊。”
 
    “很好,这个镜头过了,咱们去街道的另外一边稍微等一下,等旁边这个电影剧组拍摄完毕了之后,咱们再取一下这个角度的场景,你的这个广告,就算是拍摄完毕了。”
 
    反复多来几遍,抓取最精彩镜头,事情就是这么的简单。
 
    在导演有意识的给顾峥讲了一下及在摄像机前的走位的方式之后,这个学习能力超强的同志,就很快的掌握住了诀窍,并跃跃欲试的在下一条镜头中得以体现。
 
 785 有暗器!
 
    有个词是怎么说的来,演员的灵性。
 
    在顾峥的身上,赵导看出了作为一个优秀演员的闪光点,那就是悟性高,表现欲望强烈。
 
    若是再配上七八分的外貌,那这个人,还是挺适合吃这一行当的饭的。
 
    想到这里的赵导又笑了,她自己都为自己的想法摇了摇头,人家一个大好的青年,前途无量,为什么要来做这个前途渺茫,竞争激烈,口碑不佳,混乱不堪的行当呢?
 
    吃饱了闲的。
 
    而就当他们这一行人十分安静的等待对面场地空出来的当口,却有人不想让他们这群人闲着了。
 
    对面正在使用的场地,是一个颇带古风的街道,通过参演演员们的服饰上可以看出,他们在拍一部古装剧。
 
    看样子是tvb或是无线的出产,这估计又是一部极其狗血的古装戏,浪花翻不大,给那些午后休憩的家庭主妇们一解烦闷消磨时间罢了。
 
    但是,拍摄这个剧集的导演和监制却是无比的认真,既然没有知名的演员和优秀的剧情,那咱们就用精益求精的场景细节来提升一下逼格吧。
 
    现在,他们所要拍摄的一个场景,是一位失意的才子,求爱失败之后,去青楼借酒消愁的老梗。
 
    因为他的声名远播,而让花楼之中的花魁倾心以待,见到他万念俱灰的状态时,自然是心疼异常。
 
    花魁身无长物,只能用这名才子平日间最为欣赏的她的琴艺,伴上高歌一曲,来排遣对面的那位才子心中的忧愁。
 
    ……
 
    这种片段是如此的狗血,却是在n个剧集之中反复的使用。
 
    不得不说,才子佳人这个梗的受欢迎程度之高,已经可以突破种族,年龄以及性别的束缚,完全的放飞自我了。
 
    而这个剧组之所以到了晚上还在这里磨蹭,从而影响了顾峥这一组的进度。
 
    盖是因为这里边的花魁一角的扮演者,一个tvb新晋的新人小花,对于古琴这种器乐的不熟悉性。
 
    这年头拍戏造假的多了。
 
    但是你作为一个以琴音名满江南的花魁,总不能将手抚在琴身上的时候,就像是将鸡爪子摆在盘子上一般的吓人吧。
 
    那种僵直的状态,让回放仪后边的导演是连连的摇头,也让场外临时找过来的才艺指导老师……恨不得将对方的脑壳子给打爆了。
 
    “我再和你说一遍!”
 
    “右手拨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在用力的时候大指与中指力度较强,食指与名指较弱。”
 
 
    被提醒的老师一拍手,十分感激的就朝着顾峥的方向看了过去,嘴中却是将下边的话紧紧的接了过去。
 
    “外弦一二欲轻则用打摘,欲重则用勾剔;内弦六七欲轻则用抹挑,欲重则用劈托;中弦三四五欲轻则用抹挑,欲重则用勾剔。”
 
    既然别人呼应了,自己也不能怂啊,顾峥将嘴角挑起,跟着就将结尾给收了起来:“抹挑勾剔以取正声,打摘劈托以取应声,各从其下指之便也。”
 
    两个人的一番隔空对话,一下子就将音色与演奏的指法都给涵盖在了其中。
 
    这周边的人听的是云山雾绕的,却不妨碍他们望向这两个人的时候,是满脸的崇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