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知道,能够走咱们兄弟的线儿的人,都是俺们弟兄们轻易不会得罪的主啊。”
 
    “不光是您昨日的赌局开的不咸不淡,冷冷清清。”
 
    “您看看我跟阿炳手下的那几条客轮,现在还给扣在航运属海警管理局的手底下呢。”
 
    “咱们手底下那么的多的兄弟和工人,可都指望着程老板赏饭吃呢。”
 
    “若真是兄弟们有意拿乔,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一旁的黑背心也适当的补充道:“是啊,程老板,我跟阿权只不过是碰碰头,可是这事,我们以前也没少干啊。”
 
    “偏偏就昨天,也不知道哪里跑来一波下黑手的,愣是将我们的局全给搅和了不说,还把条子给召唤过来了。”
 
    “今儿个见程老板召唤的着急,弟弟们刚从局子里出来,连衣服都没换这不就过来见程老板了吗?”
 
    唯恐程不识不相信,这名叫阿炳的男人还努力的将自己带着汗臭味道的胳膊朝着对面的程不识的方向递了过去。
 
    让这个虽是底层起家,却略带洁癖的男人,下意识的就将头往后靠了一靠。
 
    正待这程不识打算再问点什么的时候,马路对面的顾峥却是跟姜越笑闹了起来。
 
    那是因为这场庆功宴会之上,既然有了得胜的英雄,那自然就有庆祝的美酒,而有了香醇的美酒,那自然就不会或缺性感的美人。
 
    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想的十分的周到,连外面找托都不用的,就将赛会内负责举牌子的那四名各有特色的拳击宝贝给拉了过来,跟着大部队一起,朝着一旁的庆功宴所在的酒店走了过去。
 
    这么好的机会,一同前往的妮娜会放过?
 
    她十分讨巧的就开始往顾峥的身边蹭蹭,打算抱住这个有能耐的老乡的大腿。
 
    而这一场景,就被姜越有心或者无心的给挤兑了。
 
    有点小羞愧的顾峥,恼羞成怒的朝着他那损友经纪人的屁股上就踹了一脚。
 
    有心耍宝的姜越,十分配合着的还发出了一声惨叫。
 
    而就是这一声惨叫,逗乐了他们面前的四位火辣的美女,也成功的将马路对面车上几个人的视线给吸引了过去。
 
    一听到这声惨叫……那黑白背心哥俩是彻底的激动了。
 
    他们颤颤巍巍的将手指指向了姜越的方向,用愤怒的咆哮吼出了不甘的呐喊。
 
    “程老板,就是他!”
 
    “没错!破坏我们的碰头,间接的影响了我们的生意,害得我们进了局子的男人,就是他!”
 
    “你确定?”,程不识将眼睛一眯就再次询问了一句。
 
    “我确定!肯定是他!”
 
    “当时天太黑,事情发生的又太突然,哥而几个头晕眼花的光顾着搏斗了,但是在混乱之中,这小子的惨叫声却是此起彼伏,贯彻到了始终。”
 
    “而且他的叫唤声也十分的有特点,带着朝上的拐弯儿的语调,实在是太好辨认了。”
 
    一个两个的都十分的笃定,再一次回望过去的程不识,就冷笑了一下。
 
    昨天,他在公海上那艘硕大的游轮,可怜巴巴的上了三成不到的客人。
 
    秋文与顾峥的对赌开盘,下注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他的几个最豪气的客人,都因为得到了码头上的风声,而暂时的避开了他随后的邀请。
 
    若是不给这罪魁祸首一点颜色瞧瞧,那他程不识的头上,是个人都可以骑上一骑了。
 
    待到程不识想明白了,顾峥的那一行人却已经进入到了赛会旁边的酒店。
 
    这个坐在车内的男人呵呵一笑,就缓缓的说出了他后续的判断。
 
    “你们描述的那个武力出众的人,应该就是这个顾峥了。”
 
    “我听
    “不过这个叫顾铮的小子还是要给点教训的,喏,你们两个附耳过来!”
 
    “哎哎!”
 
    这两个大哥如同碎催一般的将头凑了过来,在程不识的几句吩咐之下,就露出了十分钦佩的表情。
 
    做大生意的人果然不一般。
 
    想出来的招数,能杀人与无声无息之中。
 
    黑暗之中的阴谋正在进行,但是在庆功宴上的顾峥,却是在美酒美食加美人的包围下,乐不思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