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顾峥从医学方面的过于疲劳用眼过度的解释,姜越是嗤之以鼻的。
 
    依照他姥姥的说法,这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了啊。
 
    所以,在这个放飞自我的夜晚,姜越那是跟在顾峥的身后,是寸步不离啊。
 
    要说这九龙城的夜晚,反倒要比白昼更加的热闹几分。
 
    各大商场为了来此采购的客人们的需要,关门颇晚是一方面,那形形色色的街头小吃,以及接踵比邻的特色商铺,才是吸引游人与市民们夜游的至关重要的原因。
 
    更何况,在香港几日游之中,最受人推崇的就是维多利亚夜晚的游船了。
 
    在微微湿润燥热的海风之中,看着岸边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在沙沙作响的海浪之中,饶有兴致得到为自己倒上一杯还泛着气泡的香槟。
 
    在这样如诗如画,繁华现代的场景之中,轻轻的交谈或是来一场心有灵犀的艳遇,对于喜爱享受的人来说,都是十分的美妙的感觉。
 
    这不,顾峥就是被九龙岸沿路的小吃一条街给深深的吸引了。
 
    咖喱鱼蛋,煎酿三宝,牛杂,肠粉,鸡蛋仔。
 
    甭管是带汤的还是不带汤的,顾峥愣是用他无以伦比的平衡能力……给吃的健步如飞却是丁点的汤水都不带洒出来的。
 
    要问这里边顾峥最喜欢吃什么?
 
    还是口味略重,很是男人范儿的港式牛杂了。
 
    根据他多年经验所历练出来的狗鼻子的指引,再加上举办方好心的助理的帮助,他们终于在油麻地的巷子中,找到了一家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牛杂店。
 
    庙街牛杂,十分亲密的店名,就像是身边的xx街道小卖铺一般不起眼的小店铺,但是闻讯而来的顾客,却是在狭小的街道之中排出去了近十米远的距离。
 
    二三十人的队伍,仿佛从来就没有减少一般的,一直延续着他们的辉煌。
 
    因为这里靠近港口较近的缘故,就算是在夜深人静的深夜之中,这里也会迎来刚刚卸货完毕,收工下船的船工们的光顾。
 
    所以,这家店铺,直到清晨的四点钟左右,才会在老板娘揉着眼睛的拉闸门的动作中,结束他们一天的营业。
 
    而那个时候,炖煮着的最后一锅的牛杂,也早已经被卖的干干净净,就算是仅存点点的汁水酱料,也会被铺子中前来帮忙的半大点的孩子,用米饭吸的干干净净,加上最后剩下的一点同炖的白萝卜,进入到肚子中,成为了犒劳他们忙活了一晚上的奖励。
 
    可是,这么受欢迎的铺子,还是有人会觉得不适应,对于排队买吃的的这一习惯,姜越这种精英人士是十分的不解,他喜欢在环境优雅,安静低调的环境之中静静的享受美食。
 
    他无法理解在这种烟火缭绕,周围充斥着机车尾气,鱼的腥气,人的汗味的环境之中,能有什么美食,可以期待。
 
    所以,在一旁冷眼旁观还颇带着点冷酷味道的姜越,就和这群翘首以待的食客们做出了最明显的区分。
 
    “我说顾峥,这种店铺连个座位都没有,你买的又是这种不方便携带的食物。”
 
    “还要等这么长时间,你倒是图什么啊!”
 
 
    “咱们既然是来游夜景的,就应该融入到当地人的习俗之中。”
 
    这回,
    老实下来的姜越,自此就贴在顾峥的身边,是形影不离。
 
    安静下来之后,他才发现好像顾铮找的地方,竟然真的很不错。
 
    因为还没等排到他们的时候,这庙街牛杂店内的所贩卖的食物的香气,就像是嘴软嫩的女人的小手一般得,开始引诱着他的脾胃。
 
    被这味道勾引到的姜越也顾及不了什么形象了,他急急忙忙的抄着手,探着头,恨不得马上就能排到他们。
 
    待到他们终于排到了队前,走到橱窗跟前的时候,这家庙街牛杂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整锅出炉的牛杂平铺在盘上,随着老板娘用方便碗的装盛,就露出了它们的原貌。
 
    若是不嫌弃肥腻的,大可直接满口的吞咽起来。
 
    若是想要感受一番多层次的口感的,则是可以拿起一旁硕大的酱料瓶子,在这一晚香喷喷的牛杂上边,奋力的挤出这家人特制的酱料。
 
    或是酸甜口或是芥末口,总有一种能够让嘴巴挑剔的客人们满意。
 
    三十元的价格,可以买上冒尖儿的一大碗,若是饭量再大一点的客人们,则是可以夸前一步,找到店主的方位,一个油锅前忙的不亦乐乎的满脸堆笑的男人那里,买上一大串看着就过瘾的炸大肠。
 
    这个油脂丰满,外表金黄焦脆的炸大肠,是彻底的将油荤给做到了极致。
 
    对于喜欢清淡口味的食客们来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食物。
 
    但是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港城初升的年代,又是在油麻地庙街这种底层人士讨生活的区域,这种小食,对于那种干体力活的壮劳力们来说,简直就是补充能量的最完美的食物。
 
 780 胜利逃亡
 
    再然后,这两个带头大哥为了昭现各自的凶悍的如同花大姐的臂膀之上,就一前一后的擦出了血花。
 
    若是在灯下仔细的照照,上边还有着同一根筷子上出产的毛刺。
 
    “啊!混蛋咸水柄,你敢不讲江湖道义,竟是在谈判的期间率先偷袭!”
 
    “胡扯!淡水权,你怎么能睁着眼说瞎话,干这事的明明就是你!”
 
    “你……好毒啊!”
 
    为首的黑白背心大哥那是一前一后的就是两声惨叫,在黑暗的笼罩下,身后的弟兄们则是闻着声的……就凑前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要乱,这还没正式开始谈呢!哎呦我x,谁捅了我一棍子!兄弟们跟他们拼了!”
 
    “这群扑街仔!”
 
    可惜,一拥挤就容易误伤,一时间就乱成了一锅粥。
 
    而此时早已经迅速的撤回了手的顾峥,茫然的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筷子,就迅速的将其往一旁的臭水沟中一抛,一转头却将姜越的头往地面上按了过去。
 
    可真是千钧一发啊!